北极之北

【忘羡】八年又五年

#本文三观不正,有ooc,全篇私设,文笔辣鸡,剧情俗套,没有逻辑,时间混乱。
#忘羡,副cp自行脑补
#原著向,时间线为魏无羡身死的十三年间
#原著为晋江文学城墨香铜臭所著小说魔道祖师

给离夜的生贺,离夜生日快乐!!
本来应该0725的一不小心拖了四天非常抱歉!

薛洋哼着小曲儿,大踏步走在出镇的小道上。宽大平坦的官道就在不远,再往前走两条路的间距就越来越大,夕阳西下,官道上不时还会有个被落下的小灯笼,再走小道可是一条路走到黑了。

薛洋不管,眼也不睁,降灾挂在腰间甩得起劲儿,手里夹着根断指,是不是抛起来,又夹住。血凝在上头,发黑。

薛洋是很狼狈的,血染料一样在衣服上晕开,一片一片毫无美感,加之面上因失血过多有些发白,活像个走尸。

走了很远,早离了常家地界还多个小镇,追兵早甩得没影可以闲庭信步一会儿看看这风景……呸!

“阴魂不散啊,有个照明的了?”薛洋朝着旁啐一口,嘴角上凝了血不便说话,含糊不清地嘟哝句话也显得狗屁不通。

把断指收好,阴虎符藏着,反手握着降灾胡乱朝身后一格——腿上还是中了剑,降灾颤了颤挡住了三剑。

“呦!名门仙家也干这档子背后偷袭的事儿啊,一剑觉得不够还群殴可真是长脸了?”薛洋疾退,许是受伤有些发晕,插科打诨一点儿不含糊,想起什么似的接着道,“呀呀,忘了你们对那夷陵老祖也是这样,遇上鬼道就没了教养了?”

“说实话鬼道就鬼道,碍你什么事儿,小爷好歹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你们和我也没仇,怎么,正义感啊?”

死死伤伤,追兵的战线说话功夫就薄了一层。

“你与常家也无冤无仇凭什么灭人满门?!”混乱得像抢菜,也不清楚是谁嘴快。

薛洋笑笑:“他那常家做的事…啧,懒得解释,不如你下去问问那常家的人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蓝忘机站在山上,午后,闷热山风猎猎卷着繁复的衣物。

几个蓝家的小辈跟在后面,名为随从实是看管。

说出去都没人信,蓝家二公子含光君蓝忘机酒后闹事被关三年禁闭。若非蓝氏重金封了仙门百家的口,蓝氏的名气可要一落千丈。

雅正为名私下与市井之徒无二般,这样的戏码可是极好看的。

半晌,蓝忘机回过身来,向着小辈微微颔首,向着山下去。

天色愈来愈暗,天边夕阳余晖留了一线,不多时便被大地吞噬,只留满天星斗。

不巧,天幕朦朦胧胧,不见星月,乌云翻上天来,隐约见得丝丝缕缕,笼着四野。

“含光君,请。”蓝家小辈撑了把伞,快走几步跟在蓝忘机身后半步,油纸伞撑着,挡着尚未落下的雨。

“多谢,不必。”蓝忘机轻轻拨开那少年的伞,独自向着山内行去。

无光,幸得修仙之人夜视能力高于寻常百姓,仅走路不跌倒,观察些风吹草动还是可以办到的。

观察不到的,就自认倒霉了。

几个小辈思量片刻,快步跟上。白衣翻飞,在昏沉沉的黑暗里有些刺眼。

*可以说是十分短小了。tag打得一如既往的多还请见谅